魅力中国 > 文苑

谁是谁的学生

  夏提刑与西门庆交往,十分有意思,有些地方真是幽默到家。夏提刑敬称西门庆为“长官”,西门庆亦敬称夏提刑为“长官”。这倒罢了,俩人又相互很“谦卑”,旨称自己为“学生”。读此,我禁不住笑起来。这个兰陵笑笑生真狠,在互相左一句长官又一句学生的对话中,形状顿现矣。夏提刑即刻得到了西门庆赠予的一匹黄马。而西门庆骑的那匹马,来头蛮大,“是昨日东京翟云峰亲家送来的,是西夏刘参将送他的”。若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百姓,弄不好会吓得尿裤子,而夏提刑乃堂堂五品,也已感到西门庆之势大矣。过了两月,夏提刑家中做了些菊花酒,叫了两名小优儿,请西门庆一叙,以酬送马之情。在《金瓶梅词话》中,西门庆与夏提刑交往甚密,可以说是相互倚靠,狼狈为奸。西门庆一点屁大的事,交给夏提刑,那便是正宗刑典伺候,不在话下。而且,夏提刑知道这个西门大官人,背景足可通天,打点到蔡太师那里去了,谁个不敬?

  估计夏提刑称自己是学生乃真,西门庆嘛,哼哼,虚假的成分多些。

  从蔡太师府上管家翟谦嘴中,便可知一二。他对蔡状元说:“清河县有老爷门下一个西门千户,乃是大巨家,富而好礼。”故蔡状元见了西门庆,亦是学生无疑了。对于这些对书人,真是饱读诗书,有的是辞令,什么“久仰德望,未能识荆。今得晋拜堂下,为幸多矣。”当然喜得西门庆尿滚屁流。

  我读《儒林外史》,里面的读书人,唯有两字而已:穷酸。而《金瓶梅词话》里的读书人,蔡状元也罢,安进士也罢,虽也满身的假谦卑,但读不出他们的穷酸劲。也许他们读书的目的,是为了最后将那穷酸劲彻底从身上驱走。《儒林外史》里,吴敬梓写了读书人最丑陋的一面,也写了他们最可怜的一面。有的读书人,连苏东坡乃何方人氏都不知,才在酒席上当着众人说“反正苏东坡今天又不在这里”,令人笑掉大牙。《金瓶梅词话》里的读书人,照现在的话讲,皆乃成功人士。所以西门庆与他们交往,千金散尽,很是快活。无它,这些人通过读书取仕士,早成朝庭命官,不会白白花西门庆银子的。说穿了,西门庆和他们就是一个阶层的人。一个阶层的人,尽管打交道需要礼数,需要体现自己的地位,但本质上的东西是装不了的。比方夏提刑,在西门庆面前也一口一个“学生”,然而对老百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酷吏!西门庆特别喜欢夏提刑这一点,凡他西门庆打了招呼的,夏提刑从不敷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西门庆虽是个暴发户,几乎胸无点墨,但那些朝庭命官与他交往,还真将他视为一个读书人。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在此啰嗦一句,别忘了,他们是一个阶层的人。

  《金瓶梅词话》第五十一回,黄主事、安主事来见西门庆,先令人投拜帖。礼数相当周全。看看拜帖上的文字便知晓了,两人没写什么职位一类,而是:“侍生安忱拜。侍生黄葆光拜。”之后,黄主事举手道:“久仰 贤名,盛德芳誉,学生拜迟。”毫无疑问,他们是将西门庆当做真正的读书人,才如此斯文,礼数周到。西门庆的“贤名”,连京都蔡太师都有耳闻的,一个小小的主事见了敢有丝毫不敬么?西门庆自然不是富可敌国之人物,但富可敌县,却不虚。否则,在这些读书人当中,西门庆之贤名从何而来?然而,像《水浒传》中的柴进,银子多得藏家里发霉,却喜欢花钱去结交林冲这些贼配军,读书人嘛,他也许看不起!所以《水浒传》中,沒写一个正经的读书人,即便如吴用一类,也是骨子里想做强盗的。而《金瓶梅词话》里,连西门庆,差点被兰陵笑笑生写成了一个读书人。

  在《金瓶梅词话》里,与西门庆打交道的明显分两种人。一种是应伯爵、谢希大这样的闲汉,陪西门庆饮酒作乐,闹丽春院,称兄道弟,无需讲礼数。另一种则是读书人无疑了。故张竹坡评道:“做《金瓶梅》之人,若令其做忠臣孝子之文,彼必能又出手眼,摹神肖影,追魂取魂,另做出一篇忠孝文字也。”

  张竹坡无非是说,兰陵笑笑生一定是个读书人,如此巨著,市井无赖、闲汉流氓之辈是弄不出来的。不说别的,如果兰陵笑笑生不是读书人里一分子,那些细节会从天上掉下来吗?《金瓶梅词话》里的读书人多矣,西门庆仿佛是一棵树,他们是树根扩展开去的枝枝叶叶。西门庆是主角啊!

  至于他们与西门庆,彼称此为学生,此称彼为学生,无关痛痒。重要的是,互相之间的利益。

  西门庆有的是银子供他们消受。

【曾晨辉简介】

  曾晨辉,男,湖南实力派作家之一,新化县作协副主席。其散文《春江花月夜》被选为2007年上海市春季高考现代文阅读试题,另有散文多篇被《初中生》以及《名苑经典美文》作为名家、赏析美文专题推出。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市井散记》、散文集《缺书年代》《思乡者语》。

  责任编辑:刘菲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