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历史

牛栏山,梅山古战场

  古新化县域四至:东起花桥堡,西至畲刀界,南止牛山卡,北达黄柏界。换句话讲就是以新化县城为中心,最东边是冷水江的花桥村,最西边到奉家山境内的畲刀界,最南边为龙溪铺的牛栏山,最北边即吉庆的黄柏界。其中牛栏山就在今天新邵县龙溪铺镇的牛山铺村,新化管到牛山铺,邵阳管到巨口铺。牛栏山距龙溪铺监狱不远。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牛山,在湖南新化县南百里。接宝庆县界,一名长龙山,又名牛栏山。”“长龙山”,可能是因为山的形状似巨龙长卧而命名。不过,山之所以传世,却不是“龙”的原因,而即此地处新化与邵阳的关口扼制之处而传名于世。古代此地设有关卡:牛山卡。此处是新化县城通往宝庆府城的必经之路,古代五里一亭,十里一铺,从新化出南门至邵阳途中共15铺,官道沿途有冷水铺,石记铺,潮水铺,天龙山,木山铺,石槽铺,中源铺,石源铺,龙溪铺,牛山铺,巨口铺,白云铺,新田铺,长冲铺,终点宝庆府。

  牛栏山地处新化、邵阳两县交界之地,其控邵新官道,旧时匪患严重。土匪武装以牛栏山为中心据点,依托牛山之险,时常拦路抢劫且侵扰周边村寨,新化县剿匪时土匪就流窜邵阳作案,邵阳剿匪就溜回新化作案,邵新两县合剿时则化整为零消失于崇山峻岭之中,至到解放初期才彻底肃清匪患。

  牛栏山下牛山铺及牛山卡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是邵阳进出新化的第一关卡,只要攻破牛山卡,那么新化门户洞开,龙溪铺必然失守,然后兵分几路,经冷水江三尖的石槽铺,陆路翻过天龙山寒婆坳威胁新化县城(1945年湘西会战,日本重广三马131联队主力进军路线),或转兵冷水江石槽—禾青—沙塘湾,水路顺资江快速进攻下游新化县城(1859年宝庆会战,石达开西征军赖裕新所部行军路线)。另外同时可以分兵从龙溪铺向西进攻高坪,近路翻过望云山,经四都—维山直抵新化(975年,宋将李继隆、石曦第一次平梅山进攻路线),远路或经高坪—罗洪—鸭田,从洋溪、水车迂回包抄县城。可见龙溪铺交通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而牛山卡更是防御新化的重点关卡。一旦牛山铺失守,那么战火就会在新化县境内快速蔓延开来,县城随时有陷落的危险。

  咸丰九年(1859)初,石达开确定了从江西进入湖南进而控制湖北、四川的战略决策,即“由湖南分犯鄂蜀”。这年5至8月,他率太平天国远征军进行“宝庆会战”,曾在新化县牛山卡、草鞋铺和冷水江市麻溪、沙塘湾一带大摆战场,与湘军鏖战。由于战役指挥失误及湘军战斗力强悍等原因,太平军宝庆会战严重失利,实力大损,伤亡万余人,被迫放弃并回师广西。清咸丰九年六月十六日,石达开率太平军西征新化,占领牛山卡。这年3月2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所部30万人从江西南安(大余)进入湖南,攻克桂阳、郴州、永州后意图进驻宝庆。新化与宝庆毗邻,清湖南巡抚骆秉章十分惊慌,令新化招募乡勇3000人组成团队,分守边境要地,以阻太平军入境。5月24日,石达开亲统大军进围宝庆。但持续数十日,攻城不下。湘军刘长佑(宝庆府新宁县人)率部迅速赶赴宝庆增援,石达开为阻击增援宝庆的湘军,令赖裕新分兵数千由宝庆神滩渡出发,攻占新化南境的牛山卡、草鞋铺。7月15日,赖裕新的军队向新化牛山卡、草鞋铺两处进攻,负责守卡的新化团练曾季甫(曾毓英)吓得丢盔弃甲,防勇一哄而散。太平军占领两卡,并进驻新化县境以内的栗树村、龙溪铺一带。这时湘军将领李续宜(浙江布政使李续宾之弟,湖南长沙府湘乡县人,今涟源市)受命领兵5000日夜兼程驰援,与太平军4次激战于新化资水两岸(冷水江麻溪、沙塘湾),太平军被迫撤离新化。

  据《宋史·石曦传》“开宝八年,领兵败南唐军二千余于袁州,平梅山、板仓诸洞蛮寇,俘馘数千人。”此战梅山蛮元气大伤。

  宋太祖开宝八年(975)梅山扶氏南攻邵州武冈,东攻潭州。其时宋名将李继隆、石曦攻南唐袁州(今江西宜春),梅山扶氏数千人远征,从背后袭击,大败李、石之军,使其损军达三分之一。后李、石重整军威攻克袁州后,便回师联络潭州兵马,反攻梅山扶氏,平梅山板苍诸峒,俘斩数千人。板苍就是板溪、苍山,大至就是今新化四都、洋溪、炉观一带。这是正史记载北宋朝廷首次大规模对梅山峒蛮用兵,并深入梅山腹地,最先攻破的地方就是梅山南部边缘的龙溪铺和高坪,必须通过牛栏山的牛山卡。

  1945年湘西会战,北路日军重广三马指挥的131联队进犯新化,主力从永丰、黑田铺出发,经蓝田-坪上-筱溪-禾青-寒婆坳-维山-洋溪,被国民革命军陆军73军围歼于洋溪。中路日军109联队一支从邵阳出发,沿石马江-巨口铺-龙溪铺-高坪方向往西一路进犯,并策应洋溪日军,准备直插隆回司,攻打溆浦龙潭,最后达到抢占芷江机场的目的。同样日军被阻挡在新化以南,最后被国军分割歼灭,除少数日军逃回宝庆外。

  从历史上这几场战役分析,新化南大门龙溪铺位置非常关键,敌方进犯路线基本全部集中在巨口铺至牛山铺与龙溪铺一线,首先必须拿下牛山卡才能威胁新化。牛栏山乃兵家必争之地。

  责任编辑:卿跃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