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乡村

黄河水淌出致富路

在家门口做起了生意,幸福日子似芝麻开花节节高。

  走进黄河岸边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巴沟乡班多村,沿着平整的村道往里走,一处处藏家小院排立在道路两侧。高高的院墙上、铁制的护栏上,装饰着舞蹈画面——一个个小人儿手拉手集体舞蹈,古朴中透着灵动,隐隐弥漫出一种远古文化的神韵。

  今年50岁的文强措是土生土长的班多人。这个跟大豆、青稞打了半辈子交道的藏族妇女如今已经尝到了发展乡村旅游的甜头。北京、上海、广州、四川……南来北往的游客对她的藏绣称赞不已。

  在文强措眼中,村子旁边的黄河就像是守望者,见证着家乡的发展。跟奔腾的黄河水一样,越来越多的村民向着美好生活不断前进。

  同德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地处海南、黄南和果洛三个藏族自治州的交界处。省道西久公路自北向南贯穿全境,黄河自东南向西转北绕县境半周,流经206公里。

  除了黄河,提到同德,人们还会想到另外一个称呼:宗日文化之乡。

  宗日遗址是马家窑文化在青海境内黄河上游分布的最远点。据测定,宗日文化开始于5800多年前的马家窑文化时期,结束于4000年前铜石并用时代的齐家文化早期。

  “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来到巴沟乡团结村。当时这片地方全是荒滩。我们发现了一些陶罐,还清理出两处墓葬。”作为宗日遗址发掘亲历者,已经从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退休的李国林回忆道:“等到了1994年、1995年、1996年,我们扩大了对兔儿滩原遗址的勘探发掘。三年时间,共发掘墓葬341座,出土彩陶数千件,装饰品上万件。特别是发现了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国宝之冠’的舞蹈纹盆及双人抬物纹彩陶盆。”

  因为具有地方特色的新的文化因素,学者将这种新的考古学文化命名宗日文化。在不少人看来,这不仅对研究高原早期民族如藏族、羌族的起源历史和社会发展以及民族交流的历史,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包括同德县在内的高原腹地在远古时代并不是蛮荒之地,而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文强措的哥哥才保今年57岁。在他的记忆里,过去几十年,班多村的变化并不明显。黄河给村里留下了一片土壤肥沃的冲击台地,种地就成了全村100多户村民最大的营生。虽说不能“地里刨金”,但大多数村民们习惯了靠天吃饭。

  16岁那年,有着8个兄弟姐妹的才保走出了家门,成了当时村上少数外出者之一。

  “虽然从村里走出去了,但一开始还是干老本行,去周边乡镇的农牧民家里帮忙碾场、拉捆子。”对于才保来说,这是一个转折。农活干完了,他便拿着攒下来的工钱买了台榨油机,开起了榨油坊。后来又买了辆手扶拖拉机,转行四处拉土、碾场。几年后,吃苦耐劳的他买了辆货车跑起了运输。等到积蓄越来越多,他又买了收割机挣钱。

  就在才保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的同时,村民的观念逐渐开放。这块黄河岸边再普通不过的小地方,敢于“吃螃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不同于班多村以藏族为主,1979年才从县城搬迁到现址的团结村是个多民族聚居的村子。当年24户搬迁的村民中,除了19户汉族之外,还有5户回族。

  2006年5月1日,去外地“取经”归来的张玉林在自家的小院里开起了团结村第一家农家乐。

  “学习时看人家经营得风生水起,心里很羡慕。回家左思右想,决定试试看。”就这样,在自家1亩5分地的院子里搭了一座凉亭,又买了3套桌椅,老张的农家乐正式开业,媳妇张淑芳摇身一变成了主厨。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看到变化后,一些村民开始尝试新的活法。与此同时,依托“黄河第二湾”等自然资源优势,巴沟乡慕名而来的游客与日俱增。

  然而成功路上无坦途。就拿班多村来说,这样的发展道路,始终欠些火候。

  “村里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游客来了也留不住;一些外出务工的村民还是存在缺少文化、缺少技术的问题,就业机会并不多。”班多村党支部书记桑杰本分析道。

  这些困扰逐步得到解决。随着精准扶贫和高原美丽乡村项目的不断落地,不仅群众住房难、行路难等问题得以解决、村子的“颜值”显著提升,养殖合作社等产业发展也扩宽了群众的增收渠道。

  “以前,村里的路是坑坑洼洼的,去县里很不方便,每次采购生活必需品都会买很多备用。现在,柏油路修到了家门口,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而且村上还建了污水处理厂,修了水厕,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德措吉说。

  被列为乡村振兴示范点之后,班多村的发展思路愈发清晰:取长,大力发展以黄河大峡谷宗日文化旅游、高原花海及特色民宿为主的乡村特色旅游产业;补短,建成黄河宗日度假村,修建栈道、景观台、停车场、公共厕所……

  “在村里实施的项目越来越多,还解决了村里劳动力就业问题。现在,全村近70%的劳动力在家门口就能找到工作。”桑杰本说。

  前两年,看到村里来来往往的外地人越来越多,才保敏感地嗅到商机。他发现,外地游客到村里来找不到住宿的地方。盖房、装修、添置家具……投资30多万元后,他在村上开起了民宿。

  2019青海同德“宗日杯”高原越野跑挑战赛期间,班多村被定为运动员和工作人员的食宿接待点,包括才保家在内,全村二三十户村民参与其中。同时,村里还开展了篝火晚会、服饰展演等一系列活动。

  “通过‘住在班多、食在班多、玩在班多’的方式,带动村里的乡村旅游发展,也帮助我们增收致富。”才保算了笔账,除了类似的活动接待之外,去年,还有不少散客入住他家的民宿,这项收入超过2万元。而且,村里在黄河岸边打造花海后,他在一旁开了间超市,虽然营业时间只有半年左右,但收入也有两三万元。

  “有眼光”的不仅仅是班多人。看到乡村旅游渐渐升温,农家乐和民宿越来越多,团结村的谢英来另辟蹊径。种了半辈子地的他办起了高标准的家庭农场,养起了猪,专门为周边几个村子的农家乐供货,猪肉供不应求,收入也一路攀升。

  如果说,之前的班多、团结等村是依靠自然风光各自发展旅游产业的话,如今,宗日文化让这种单打独斗的模式变为了抱团取暖。

  “其实,对于我们县来说,旅游产业这两年才逐步热门起来,政府正在不断加大投资力度。按照‘文体旅游深度融合’的发展战略,我们计划将班多村、团结村、卡力岗村打造成宗日秘境景区。这种发展,不仅仅是像现在这样通过木栈道把三个村子串联在一起,而是随着当地群众对这一产业的逐步了解、接受,衍生出一些产品,从而形成具有当地特色的产业,打造我们同德的旅游品牌。”县文体旅游广电局副局长郭隆生介绍说。(咸文静 张多钧)

  责任编辑:刘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