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历史

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老兵访谈录(6)| 是英雄,是好汉,“三八线”上来检验

  见到孟昭身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家小院里乘凉。这位93岁的老人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身着橘黄色短袖衫,神采奕奕,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孟昭身说话仍带着山东口音。看着眼前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家,很难想象他是一名历经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五次负伤、九死一生的老战士。

  孟昭身离休前任原沈阳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比起在战争中获得的荣誉,他更愿意讲起在那段峥嵘岁月里所克服的苦与难。“我们的装备落后,抗美援朝战争打得艰苦,但还是打赢了,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军威!”

搭乘运坦克列车赴朝

  孟昭身生于1927年,年少的他目睹了日寇侵华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15岁那年,孟昭身毅然参加了八路军。历经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之后,1952年11月4日,出任志愿军第32师坦克团参谋长的孟昭身,搭乘运送坦克的列车开赴抗美援朝战场。

  1952年11月5日凌晨,列车抵达预定地域——朝鲜西海岸肃川火车站东部一个临时搭建的站台。如何躲避敌人的攻击,把坦克顺利开到集结地,是孟昭身入朝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坦克和牵引车行进时目标太大,为了避开敌人的飞机轰炸,只能白天隐蔽,夜间行军。“为了防止被敌军发现,我们把车灯都熄灭了,周围一片漆黑。但看不清路,容易出事故,军队就派战士在前面引路,战士把外面是黄色里面是白色的大衣反过来穿,这样一身白,驾驶员就能看见人了。一个引路的战士跑累了就换另一个。”孟昭身说。

  除了天黑视线受阻,还有一件事也很棘手:美军飞机沿着公路撒了很多三角钉。战士们脚踩上去会受伤,汽车轮胎还会被扎破。清除这些三角钉着实耗费了不少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缓慢前进,坦克团终于顺利到达集结地域。

孟昭身1955年被授予少校军衔时留影(受访者供图)

美军阵地看得清清楚楚

  按照部署,坦克团随后又顺利抵达了指定区域平康。平康在上甘岭以西约15公里处,是敌方向我军进攻的门户。进入阵地后,孟昭身和战友们惊讶地发现,志愿军阵地和美军阵地靠得很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仅凭肉眼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但美军似乎知道我们装备差,又没有制空权,嚣张得很,白天就把坦克开到山头阵地上,美国大兵敢坐在坦克上晒太阳。我们都义愤填膺,心里憋着一股劲。”说到这里,孟昭身情绪激动,挺直了上身。

  在朝鲜战场上,除了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志愿军战士还要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作斗争。

  “白天我们就待在防空洞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外面要有人站岗。防空洞都是临时构筑的,非常简陋,点的都是油灯,脚下都是水,上面支上木板,战士们就在水上活动、睡觉。”孟昭身说,很多战士因此患上了“夜盲眼”,一到晚上,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虽然条件艰苦,但战士们的战斗热情非常高涨。当时部队里流传着一句口号:是英雄,是好汉,“三八线”上来检验。

孟昭身近照(于也童 摄)

“要给美军点颜色看看”

  当时,战士们隐蔽的洞口均有伪装。然而有一次午饭时,文工团的6名战士由于经验不足,在洞口前围着吃饭。排长一看,马上过去提醒他们要注意隐蔽,但话音未落,敌人的坦克炮就打过来了,“轰”“轰”两声巨响,炮弹爆炸,当场牺牲了3人。

  “战士们都恨得牙痒痒,铆足了劲要给美军点颜色看看。”孟昭身说。

  对待敌人的坦克,只能靠坦克。为了发挥好坦克的作用,部队经过研究确定了打法。“首先是选好位置,挖好掩体,让坦克进入掩体里伪装起来。美国兵虽然能听到‘隆隆’的声音,但他们太狂妄了,不把中国坦克放在眼里,也想不到我们会主动攻击。”

  坦克伪装起来后,一辆坦克锁定敌方三个目标,一个目标两发炮弹。“坦克是圆座的,伪装好后,在掩体里对进攻目标校正好方向和度数,按照统一的指挥进行射击,这个战斗方式的效果很好,重挫了美军的锐气。”

  孟昭身说:“总攻开始后,我们的大炮一起轰鸣,敌人纷纷躲进坑道、掩体。等我们的炮声一停,敌人以为没事了,又钻出来。这个时候我们埋伏的部队一声号令,就像猛虎下山一样,呼喊着冲上去,把敌人的阵地占领了。”

  在这个区域,孟昭身和部队一直坚持到了1953年7月。

  如今,孟昭身仍秉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一把椅子他用了一辈子,家里卫生间用的还是拉线开关的灯。“我这一生经历了许多战争,很多战友永远留在了战场上,他们没有留下后代,和他们相比,我很知足、很幸福了。”

  【人物简介】

  孟昭身,1927年出生,山东金乡县孟堂村人。1942年2月参加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孟昭身机智勇敢,多次负伤。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5年被授予少校军衔,1981年任沈阳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1987年离休。

  责任编辑:刘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