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历史

周岐:从事反清暗杀斗争的青年英烈

  周岐(1891-1911)新化大同镇人(今新郡县坪上镇),受叔祖周叔川影响,长期在长沙开展革命活动。1904年,12岁考入省城湖南高等实业学堂铁路建筑科就读。1907年,以最优等成绩从实业学堂预科毕业,入高等科继续深造,不久,他和邹永成、唐镕等人在长沙晏家塘租赁房屋设立同盟会支部机关,分管机关出纳,在长沙落星田租赁房屋开设秘密办事机构,不久被委任督察长株铁路工事。1911年7月底,焦达峰等人回到湖南,与周岐正式恢复同盟会湖南分部,光复长沙,发挥自己专长,赶造数百枚炸弹分发各部,加强了革命力量,稳定了湖南局势。受谭人凤派遣,与夏醉雄、唐镕、唐煚、刘越等6人组织暗杀队赴北方开展活动。1911年12月23日,到烟台东山配制炸弹,炸失双手,头腹严重受伤,两天后,死于烟台法租界医院,年仅19岁。

周氏一门七忠烈

  周岐,派名维洽,字於民,亦作禹民,生于1891年11月14日,湖南新化大同团(今属新邵县坪上镇时荣桥村)人。根据周氏《班行灵》:“受梦以文应,希贤伏忠单,仲永奉庭朝,万大纹才盛,荣先维继述”,周岐属“维”字辈,是新化大局周氏第一世祖受楚公第23世孙。曾祖周洛东为当地首富,乐善好施,尝资助钱物为他人排解纠纷,邻里得以和睦相处,少有争讼。祖父周伯暄,派名荣堦,字荫庭,为周叔川长兄,善治目疾,常为贫苦乡民免费治病,每年因此花费数百元。族谱有诗赞之日:“训遵勤俭治家常,万顷云连稼熟黄。樑栋宏图遥炫綵,桂兰上国并观光。一团共仰持风化,合族群推植纪纲。公干廉明能服从,与人无讼讼无端。”父亲周帛邢,派名先铭,性情和蔼。

  周岐少而聪敏,出生才8个月就能辨别姓名,以聪慧闻名乡里。周岐两岁时生母去世,遂由祖母唐月娘抚养成人。唐氏“操家有节”,周岐稍有放纵就要受其训斥,所以周岐谨言慎行。幼时,他常与伙伴背着竹盘,模仿螃蟹做旁行冲击的游戏。他每次冲击非常勇猛,前来阻挡的伙伴无不披靡。周岐父亲对此甚为生气,严厉地呵斥他。年幼的周岐则奔向祖父怀抱寻求庇护,祖父逗着他说:“大丈夫当横行天下,乌得仿伤同类与?”周岐说:“从此自试也!”祖父甚为欢喜,将他视若掌上明珠,每晚带他上觉时,必用通俗语言为其讲述古今中外英雄人物的忠烈爱国故事,以启发其志趣,并且叮嘱周帛邢要注意培养孩子个性:“若有大志,善护之,游戏小事,不必责也,免堕其志。”

  周岐稍长,受课于塾师,祖父每日必去察看。当时科举盛行,塾师只知八股制艺,根本不懂教育之法,只与生徒终日枯坐,不得稍离。周岐学习效果很差,三易师而不得其人,于是受教于叔父。他叔父性格刚直,崇尚气节,经常为周岐谈论古今之事,周岐往往置若罔闻,叔父甚为生气,不免对他训话。周岐则强嘴说:“惟不畏死,凡百能之矣!”其时,叔祖周叔川在座,闻周岐此语甚为赞赏,抚摸其头顶表扬他:“勉之!能行斯言,他日铜像峙公园矣!”以后,他经常给周岐讲述美国总统华盛顿等人事迹,周岐鼓掌欢呼:“有是哉!当师其人也。”周叔川每与他谈论时事,周岐则唏嘘泣下。叔祖则告诫他:“欲为英雄,须具学问,孺子宜养锋蓄锐,慎勿率尔”。

  此后,周岐潜心研究科学,心不旁鹜。1904年,12岁的周岐考入省城湖南高等实业学堂铁路建筑科就读,他学习刻苦,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1905年,周叔川在日本从事反清革命活动时不幸患肝癌病逝。周岐闻此噩耗悲痛欲绝,立志继承先辈遗志,革命思想更加成熟。“悲悯时艰,每与志士论满虏苛政,辄愤不欲生。”并常常劝勉同学:“恢复祖国,匹夫有责,吾侪宜刻自猛省,以雪九世之仇。”他严于律己,研习各门学科用力甚勤。尤注重外文,尝利用外文资料旁征互考,以触类旁通,因而长进很快。

  1907年,他以最优等成绩从实业学堂预科毕业,清政府奖以拔贡,他辞而不受,遂升入高等科继续深造,一方面钻研实用专门知识,一方面广泛联络同志,为日后投身反清革命暗作准备。不久,他和邹永成、唐镕等人在长沙晏家塘租赁房屋设立同盟会支部机关。

  1911年初,谭人凤与黄兴等人在香港谋划广州起义,并由谭人凤回湖南联络革命志士同时响应。是年3年,谭人凤自香港经上海秘密潜回长沙,约集军界刘文锦、陈作新、学界文斐,曾杰、龙铁源、彭庄仲、何陶、李洽、周岐、唐镕等革命志士先后在长沙路边井日人旅湘俱乐部及紫荆街福寿楼召开秘密会议,分派任务,焦达峰、杨任等人负责联络会党,文斐负责刺探官府消息,龙毓峻负责筹集革命经费,文经纬负责通过铁路协会与党外团体联络。“彭庄仲负机关责任,辅之以曾伯兴和周岐”,周岐分管机关出纳。他一方面在长沙落星田租赁房屋开设秘密办事机构,一方面”急就旧有之机关,谋响应之策,苦心经营,不遗余力,身几不免。“不久,黄花岗起议失败,两广总督张鸣岐通电各省搜索党人,湖南当局也搜捕甚严,革命党人几无藏身之地,纷纷避往他处,革命机关几首全部解散。

  由于周岐平时缄默慎言,当局对他信而不疑,他不仅未被驱逐,还被委任督察长株铁路工事,月薪150元。他将这笔钱悉数充作机关活动经费,革命党人因此得以重新聚集,“湘事之不坏者,赖有此也”。

  1911年7月底,焦达峰等人回到湖南,与周岐正式恢复同盟会湖南分部,使各项革命工作重新迅速开展起来。武昌起义前夕,革命党人曾杰、焦达峰、谢介僧、杨任等已在长沙建立了较为严密的组织,周岐和唐镕则在实业学堂担任联络。并利用学堂化学实验药品秘密制造炸弹。武昌起义爆发后,清政府派荫昌率大军南下进攻武汉,武汉革命形势紧迫。周岐与诸同志朝夕筹划,亟谋响应。由于有周岐等人长期在此开展活动,有着良好的革命基础,1911年10月22日,湖南率先响应,光复长沙。鉴于长沙兵力单薄,周岐发挥自己专长,赶造数百枚炸弹分发各部,加强了革命力量,稳定了湖南局势。

  湖南光复后,以往革命同志大多谋得要职。周岐对作官毫无兴趣,湖南军政府都督焦达峰任他为西路招抚副使,他辞而不受,又任他为军需次长,他只当了3日就离职而去。10月31日,反动军官发动长沙兵变,杀害了焦达峰、陈作新两都督,革命同志急欲为焦、陈复仇。周岐鉴于武汉前线战事吃紧,不宜在此大敌当前之时大动干戈,自相残杀,遂与曾杰极力劝阻大家:“大仇未报而寻私怨,为地主累,长寇仇心,负吾辈初志矣!”同志听其劝说纷纷散去,湖南局势得以暂时稳定,客观上有利于武汉保卫战。

  其时,江浙联军正发动攻打南京城的战役,清军将领张勋、铁良负隅顽抗,并大肆屠戮无辜百姓。于是有人提议组织暗杀队前往南京刺杀张、铁二奸贼,并一致推举周岐为暗杀队长。周岐闻讯,立即返回长沙组织人马上路。

  刚到湖北,汉阳陷落,革命军退守武昌。同行中有动摇者劝周岐就此还湘。周岐态度坚决地说:“所谓不生还者,因如是乎?虽是,人各有志,吾亦不相强,志决矣,终不能随人披靡。”他义无反顾继续前行。等他们赶至南京时,革命军已经破城,张勋、铁良早已落荒而逃。于是受谭人凤派遣、周岐与夏醉雄、唐镕、唐雯、刘越等6人组织暗杀队赴北方开展活动。当他们到达烟台时,山东巡抚孙宝琦取消独立,只有烟台一地仍树义帜,但革命力量相当薄弱,不过海军警卫队500人,且缺枪少械。孙宝琦又派登州、莱州两地之兵围攻烟台。烟台巡警总监暗中通敌,司令王传炯甚为恐惧,准备率众南撤。周岐鉴于烟台易守难攻,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实为将来革命军北伐不可多得的根据地,于是谒见王传炯,劝其固守烟台、并为其分析时局:“烟台临海面山,易守难攻,北去津、榆、营口,皆一日之程,诚北伐军之根据地,不可失也!苟得支持十日,电沪军急来,当可以守。”王传炯以兵单力薄为由相推,周岐则誓死坚守。王传炯不得已表示同意。周岐根据山川形势,配制炸药、地雷布置在险要之处加强防御工事。为鼓舞士气,他还组织烟台人民观看他们的投弹表演,只见炸弹所掷处,左右丈余,土石泉喷”,观者莫不仙服,士气大振。

  1911年12月23日,他们又到烟台东山配制炸弹,不少军士亦前往聚观,因不慎失火,弹药突然爆炸,10余人受伤,房屋崩塌。周岐炸失双手,头腹严重受伤。同志甚为悲痛,禁不住失声痛哭。周岐劝慰他们:“若哭何为?烟事毕,速谋北上,杀满酋,无作儿女态也!使天假我数十日,得与诸君投炸弹,击满贼,令燕城中草木皆兵,驱逐虏奴于关外,吾愿足矣。”两天后,周岐死于烟台法租界医院,年仅19岁。他临时大呼:“北虏未下,死非其所,恨饮黄泉,死不瞑目。”同时殉难者还有同乡唐镕,两人遗体被运回湖南,葬在长沙岳麓山,和陈天华等革命志士墓比邻。周岐死后,烟台巡警总监想趁机谋反,密电山东巡抚孙宝琦派兵进攻。烟台人心浮动,总司令王传炯佯称周岐已制就百余枚炸弹,足以自守。敌军闻之,居然不敢进兵,烟台由此得以保全。以后陈其美派遣的北伐军就驻扎在烟台,对清政府构成了相当威胁,日后清政府之所以同意与南方革命政府议和莫不与此有关。有人甚至说南北“和议之速行,实基于此”。

  周岐身后无子嗣,其继母谢氏生有四子:维澍、维涣、维汶、维渥,为周岐同父异母弟,于是以维涣(即周昆)之子继鑫为嗣。维涣 、维汶在周岐影响下也积极追求进步,投身革命运动,在1928年初相继遇难。时人称颂:“周家一门三烈士,忠肝义胆足千秋”。

  责任编辑:刘菲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