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历史

文革武斗

  武斗,文革中不同造反派组织之间发生的武装冲突。从最开始的棍棒,到自制步枪、手榴弹甚至土炮装甲车等。最早在上海开始,后扩大到全国。武斗者多为年轻人,死伤惨重。

  下面通过发生在人民大学内造反派的械斗,来了解一下当年武斗的情况。

  对阵双方是“新人大公社”和“三红”。

  人民大学第一场大的武斗,发生在1968年5月11日,由“三红”攻打红楼。此红楼是人大校门口西北侧的单身职工楼。那么打它干什么呢?

  “三红”在学校东南角的控制范围,主要是东风楼的三座楼,和留学生楼、教学办公楼、新教学大楼(这些都是当时的叫法),基本上是一字排开 ,没有纵深,无法形成防御体系。于是,要攻占东风楼北面隔着一块空地的红楼。

  攻击是傍晚开始的,用的是砖块木棒。“新人大公社”在楼内退至二楼抵抗,双方形成对峙。晚上,灯光大亮。双方的学生都聚集在各自的防线后面,高声呐喊助威 。在一阵高过一阵的呼喊声中,“三红”一次次地向红楼冲锋,楼上则雨点似地抛下事先准备好的砖块杂物。一些同学则“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捡起地上的砖块往上扔,想为攻势添把力。

  要攻下一座楼谈何容易啊,“新人大公社”人员因无路可退,抵抗也很顽强。攻方“三红”只得一次次退回,为此往返数次。即使有冲进楼内的,也很难坚持,又跑了出来。一个个的伤员被扶了回来。

  这种情况,真要强攻,伤亡必然很大。从现场来看,双方的指挥还算比较克制。可能是对方考虑到他们控制的区域范围较大也较为分散,难以分兵把守,容易被分割包围。最后,双方停火达成协议,攻方暂时后退,让守方撤出,再由“三红”接管。

  几天后,5月15日,“三红”这边又向校办工厂发起突然袭击。那次行动是在晚上,所以叫“夜袭兵工厂 ”。原本是想以极短时间迅速抢夺一些钢条、简单工具过来,尽量不发生对抗。之所以放在晚上,也是以为对方的守卫人员会少一些,可能造成的后果会小一些。

  结果,真的开始“夜袭兵工厂 ”后,没想到“新人大公社”的留守人员也不少,双方发生冲突久攻不下,又引来了对方人员的增援。

  双方在厂门口和围墙处,用铁棍木棒大打了一番,前后约40多分钟。在武斗过程中,“新人大公社”一方一位中文系的同学不幸身亡……

  那时候每个宿舍里准备了各种兵器,有些宿舍同学动手能力强,设置制作了弓弩,可以一箭将门板射穿。而长矛几乎是每个宿舍必备兵器。

  “三红”除了在东南面有一个控制区域,在西面还有南五楼、五处的一片,两个区域之间有一条大路相连。可大路的北侧有片不大的松树林,林中有个体育用品房,常被对方当作埋伏武装人员之处,用来偷袭伤害这一边过路的人,于是这一边就要铲除这一隐患。

  5月17日,那天下午,先是手持棍棒长矛的“武斗队”冲入树林,把那小板房彻底砸烂了。“新人大公社”没有人在那儿。里面的体育用品,就往回搬到教学大楼里堆起来。搬东西的事,没有人提前通知,也没有人组织指挥,大家见状都纷纷主动跑来搬。武斗队排成一排,在外面警戒保护。大道上,上百人在来回奔跑,抱的、扛的、提的,忙得不亦乐乎。整个过程,动作很迅速

  因为有这片松树林,所以这次动作,称之为“捣毁野猪林”。由于双方没有发生直接冲突,这场没有对手的行动,就像是一堂课外活动。

  面对日益恶化的形势,为了应对日益激烈的武斗,造反派组织都成立了专门的武斗队,装备也在不断升级。两派斗争到了真正意义上你死我活的地步。“三红”就组织了一支四五十人的专门“武斗队”。

  这时的“武斗队员”,装备已经非同一般。每人全副武装,头戴柳条帽,帽沿下面连着铁丝编的面罩,全身和四肢都罩着铁皮剪成的铠甲,铁皮下都垫着书本。看上去,整个人就像个古代的武士。

  他们这支队伍的成员,主要是法律系低年级的同学,以转业军人居多,“战斗力”比较强。有次,他们操练双双对刺,不料有人当场受伤,被对面的尖刺穿过面罩上的铁丝网,打掉了门牙,嘴巴鲜血直流,多危险哪!要是再捅进去一点点……

  不过,他们的军事素质看来很好。出了这样的事,其他人就像没发生一样,依旧在原地双双对刺。只是领队的过来看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叫他下去休息。那位受伤的同学,也很坚强,连头盔也没摘。

  血腥之剑一旦拔出,就像狂暴的野兽横冲直撞,想挡也挡不住、想停也停不下了,局面很快就失去控制。

  5月22日,一场空前的血腥武斗爆发。这场武斗,起因是件很小的事情。为了防备对方的进攻,双方都在自己控制区的边缘挖壕沟 、拉铁丝网、修筑工事。一到晚上,聚光灯四处照射,就像是战场一样。那天挖沟时,挖出的泥土掀到了对方那面,对方又再掀过来。掀着掀着,双方就动手打了起来。从泥土对扔,到棍棒交加,到出动“武斗队”拼杀。

  “三红”的“武斗队”全副装备、手持长矛,一排排地小跑着出发前去“增援”,那沉重的砰砰的脚步声,就像踩在心上,浑身也不由自主地跟着颤动。那步伐之整齐、神情之坚决、训练之有素,堪与正规部队相比。

  血战是在新图书馆西南面的操场上进行的。往日的同窗,就这样手持长矛,面对面,作生死拼杀,前后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短短的几分钟,“新人大公社”一方就退出了那片操场空地。短短的几分钟,就失去了三条生命……其中一个同学身上被捅了七个窟窿,一矛刺穿心脏,当场身亡。

  这一夜,开始是异常的寂静,双方的大喇叭都很反常地停歇着。到半夜时分,突然,“新人大公社”的大喇叭放起了“国际歌”,那悲壮的乐曲响彻了校园漆黑的夜空。那是对武斗阵亡同学的祭奠……

  惨剧过后,“新人大公社”隆重地召开了一个追悼大会。会上群情激愤,高唱着国际歌和毛主席语录歌。以为阵亡同学的父亲作为死难者家属代表在大会发言:儿子是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是光荣的!烈士的鲜血不会白流!

  责任编辑:卿跃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