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中国 > 文化

母亲的“唠叨”

  时光荏苒,流年似水。在匆忙地奔走中,恍然间又到了岁末。“快过年了,把八十岁的母亲接过来,趁春节期间都有空,我们做子女的,多陪几天她吧。”母亲一生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把我们养大,供我们读书,吃尽了苦头。我心里这样想着,马上就开车去老家接她。

  我开着车,特意放慢速度,沿着一条平坦宽阔的水泥马路惬意而缓缓地蜿蜒向前。“乡村的变化真大啊!”我不由地发出赞叹。水泥路变宽了,沿着沟渠的路边还建架了坚实牢固的防护栏。原来零星散落的房子现在集中建在了安置区,有的地方还在修路、建厂。路旁的树也长高了,变绿了,天也更澄明碧蓝了。不知不觉,到了老家。我走出车,看到了路边的分类垃圾桶。周围非常干净,地上再也看不到一片纸屑垃圾。邻居们正在搞卫生,贴春联和“福”字,杀鸡宰猪,都在为过一个祥和幸福的中国年而忙碌着。“现在的农村比城市要好啊!”我为乡村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得一阵阵窃喜。

  回到家,母亲正在蹒跚着收拾屋子的卫生。“你又买什么东西咯,这些零食我都吃厌了。每次你回来要浪费你很多钱。”还没等我跟她打招呼,她就责怪起我不该花钱给她买吃的零食。“今后你们空手回来,我不会怪你们的,只要看到你们,我的病就好了。”母亲还在喃喃地说着。母亲越老,耳朵越不听见了,我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清楚了,所以我只能听她说,有时为了回应她,也只能做些肢体动作,让她“看”我要说的话。我把买来的苹果削给她吃,她推脱着说不吃,却不停地要我吃。她说话的音量,明显地比之前弱了,说话时显得有些吃力。我一边给她做着动作,示意接她去儿女家里过年,一边给她整理要换洗的衣服。她一会要去土里给我择萝卜、白菜,一会问我要坛子菜不。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叫我带回去。我说我要的话我会自己去弄,但是她还是坚持把白菜苔、冬苋菜,卜豆角、辣椒萝卜等菜,大包小包的给我装了好几袋。我一直喜欢吃蔬菜,坛子菜,我每餐的餐桌上都不能少了蔬菜。也许这就是妈妈的味道,这每样菜里,都包含着妈妈浓浓的爱,所以吃起来会觉得格外甜,格外有滋味。

  母亲接到了我家里,我让她坐在火箱里,把自己认为好的坚果,水果,饼干等零食放在茶几上,让她看电视,我就在我书房里看书,敲键盘。我怕她像原来一样总是跟着我走,坐在我旁边不停地念叨,我便关上了房门。我写完东西,走出书房,只见母亲仰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茶几上的零食还是原封没动地摆放在那里。母亲比原来更瘦小了,沧桑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艰辛印记。她没有像原来那样在我面前喋喋不休了。我记得,从我记事起,我们兄弟姐妹都很少和她坐在一起促膝谈心,那时我们认为母亲所说的,都不是我们想听的,甚至是烦心的、给我们带来痛苦的。后来,自己工作了,也只是尽孝经常买点吃的用的给母亲送去,然后急匆匆地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家里,很少跟母亲说话,聊天,以免母亲的无休止地念叨让我“闹心”。

  现在,母亲终于老了,她的许多苦难的记忆和对苦难的“仇恨”也已渐渐淡忘了,她不再像从前那样每天抱怨命运的不公,不再抱怨爷爷奶奶对她年轻时的轻视,不再抱怨妯娌之间的争吵,不再抱怨已故父亲对她发火。她真的老了,已没有余力像从前那样总在儿女面前唠叨了,唠叨左邻右舍无关痛痒的小事,唠叨婆媳之间鸡毛蒜皮的矛盾,唠叨对儿女子孙的过多过问。

  看到母亲弱小的样子,像一个没有行为能力的小孩,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我不由得打了一下冷颤,眼泪倏地猛然而出。突然觉得原来让我烦心的唠叨少了,心里像缺了漏洞,遗失了很多东西,空落落的。原来母亲的唠叨,就是家的“味道”,家的温暖,是那么弥足珍贵。母亲的唠叨其实是对儿女的爱,是老母亲对儿女的依靠,是想走近儿女而又无法走进儿女的无奈情绪的表达。母亲在,家就在,“年味”就在。可惜岁月无情,人生易老,母亲的唠叨少了,“年味”也渐渐淡了。如果时光能倒转,我希望母亲还能常在我们耳边大声唠叨,让“年味”更浓烈一些!(作者:尹智慧 单位:益阳市人民路小学)

  责任编辑:刘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